从汤姆·克鲁斯到迈克尔·基顿 一线演员们都老了几十年?

从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到迈克尔基顿(Michael Keaton),一线明星们都无法抗拒重新塑造他们角色的冲动。但怀旧是否足以吸引人们重返电影院?

想象一下,你在千禧年开始时陷入昏迷,然后醒了过来。现在是哪一年?您去电影院里看正在上映的影片以寻找线索。让我们看看:基努里维斯(Keanu Reeves)刚刚推出了一部新的《黑客帝国》电影;汤姆克鲁斯有一部《壮志凌云》的续集已经上映;帕特里克斯图尔特(Patrick Stewart)站在了《星际迷航》(Star Trek)的衍生剧集《星际迷航:皮卡德》(Starship Enterprise)的栈桥上;杰米李柯蒂斯(Jamie Lee Curtis)正在出演另一部《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的续集;迈克尔基顿正在重回《蝙蝠侠》。你几乎都要以为自己才昏迷几个月了?除了:所有这些演员似乎都老了几十年。除了汤姆克鲁斯,这更令人困惑了。

欢迎来到系列电影的新现实,这与旧现实极其相似。随处可见,资深演员都被拖出退休生活,回到他们从几年甚至几十年前开始饰演的角色。这与“取消文化”是相反的。过去,当一线演员在购买新房子或离婚需要要融资时,他们偶尔会在大投资影片中出现一下,但他们越来越多地发现,正如老鹰乐队所说,你可以随时结账,但你不能永远离开。

在过去的十年里,系列影片已经占据了票房的主导地位,而牺牲了大多数其他类型的电影。但在新冠疫情之后,主流娱乐似乎没有前进,反而倒退了。回到旧的领域,回到旧的角色,也许回到大投资影片的时代。

来年可能会出现似曾相识的大事件。我们已经在最近的超级英雄衍生剧《暗夜博士:莫比亚斯》(Morbius)尝到了这种的滋味。普通观众可能对电影的片尾场景感到惊讶,或者只是感到困惑,这里突然出现了迈克尔基顿他与之前的准吸血鬼滑稽动作片毫无关系。这正在为基顿作为“秃鹰”这一角色的回归做准备,他五年前在《蜘蛛侠:英雄归来》(Spider-Man: Homecoming)汤姆霍兰德(Tom Holland)饰演的第一部蜘蛛侠电影中最后一次饰演的恶棍。基顿饰演的下一个超级英雄的回归更加令人震惊。正如广泛报道的那样,在DC影业即将上映的《闪电侠》(The Flash)中,基顿将在30年后,首次以蝙蝠侠的身份回归。据报道,本阿弗莱克(Ben Affleck)这个最近“刚刚退休的蝙蝠侠”也将在《闪电侠》中回归,尽管罗伯特帕丁森(Robert Pattinson)第一次饰演的《新蝙蝠侠》今年2月份才上映。

电影观众可能会在这里体验到双重似曾相识的感觉。刚过去的一年中,漫威才采用了这种完全相同的把戏。在《蜘蛛侠:英雄无归》中,有汤姆霍兰德,还加入了之前的蜘蛛侠托比马奎尔(Tobey Maguire,最后一次出现在2007年)和安德鲁加菲尔德(Andrew Garfield,最后一次出现在2014年),以及由威廉达福(Willem Dafoe)、阿尔弗雷德莫利纳(Alfred Molina)和杰米福克斯(Jamie Foxx)扮演的老式反派角色。漫威和DC影业都在玩“多元宇宙”的故事情节设定,这提供了一个方便的借口,让老观众可能更熟悉的热门演员回归。

不过,不仅仅是超级英雄电影。5月,汤姆克鲁斯在时隔36年后重返《壮志凌云2:独行侠》的驾驶舱。6月上映的影片《侏罗纪世界3》中在CGI恐龙的身边也会出现该系列中最初的演员,即杰夫高布伦(Jeff Goldblum)、山姆尼尔(Sam Neill)和劳拉邓恩(Laura Dern)他们是自1993年第一集《侏罗纪公园》以来首次在该系列中重聚。

帕特里克斯图尔特除了作为《星际迷航》(Star Trek)中的让-卢克皮卡德(Jean-Luc Picard,也是在20年之后)在小荧幕上回归之外,还将在下一部《奇异博士》电影中复活他在《X战警》中的角色查尔斯泽维尔(Charles Xavier)这是他在22年后第一次再次扮演他,在2017年洛根去世的5年之后。

在每个花了大价钱获得的IP都必须通过重启、续集和衍生产品以最佳方式获利的时代,演员重演旧角色并不是一种新现象。但似乎有些事情发生了变化。看看哈里森福特(Harrison Ford),2008年,他在20年后以印第安纳琼斯(Indiana Jones)的身份回归,在片中他以将鞭子传给下一代的形式将剧情交给了扮演他儿子的希亚拉博夫(Shia LaBeouf)。福特随后于2015年以《星球大战》的汉索罗(Han Solo)的身份回归,与马克哈米尔(Mark Hamill)和凯莉费雪(Carrie Fisher)一起,再次在原版电影“三部曲”和最新电影“三部曲”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然后在2017年,福特在《银翼杀手2049》(Blade Runner 2049)中时隔35年后再次扮演里克德卡德(Rick Deckard),再次为拖延已久的续集增添了一种连续性。

这些角色都没有对福特造成任何伤害,但从传递“火炬”的角度来看,他们的表现并不好。《夺宝奇兵》的特许经营权似乎造成了拉博夫选择上的错误,他的职业生涯从此偏离了一线角色,并因性侵犯指控而受到影响(拉博夫否认了这一指控)。因此,今年夏天就年满80岁的福特将重新拍摄《夺宝奇兵》的第五部,该片将于明年上映。在《星球大战》中,新一代人似乎对进一步冒险的兴趣不大。相反,该系列的新产品的上线正在倒计时:下个月将推出《欧比旺》(Obi-Wan Kenobi)迷你剧,伊万麦格雷戈(Ewan McGregor)和海登克里斯滕森(Hayden Christensen)在近20年后重新穿上绝地长袍。

似乎好莱坞的系列类电影渴望继续讲述他们的故事并将疫情抛在脑后,但电影观众并没有跟上他们。可以说,唯一真正的疫情后高关注度影片是三合一的《蜘蛛侠:英雄无归》。该片在全球范围内收获了19亿美元票房,使其成为历史上票房第六高的电影。漫威的其他疫情后上映的影片,《尚气与十环传奇》(Shang-Chi and the Legend of the Ten Rings)和《永恒族》(Eternals),都引入了全新的角色,在全球范围内的票房均不到5亿美元这与漫威的高标准相去甚远。

问题可能出在年轻观众身上吗?传统上,18-25岁的人群一直是电影的命脉,但即使在新冠疫情之前,就有迹象表明年轻观众正在减少。根据行业研究人员斯蒂芬福洛斯(Stephen Follows)的数据,2011年至2017年间,英国15-24岁的电影观众人数下降了20%,而年长电影观众的比例有所增加。在美国和其他地方也是如此。在研究的过程中,福洛斯经常遇到以前从未进入过电影院的青少年。“看电影变得更贵了,这对年轻观众进入影院的意愿影响更大,因为他们的可支配收入更少。”他说。

此外,疫情对加速流媒体平台的兴起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大型电影公司第一次在网上同时或代替电影院上映他们的电影。电影院的窗口期在疫情期间已经被打破了,而且不太可能修复。在数字时代,没有人再去电影院了,尤其是年轻人。

从这个角度来看,让老演员回归以吸引老观众那些仍然记得电影魔力的观众是有道理的。Comscore公司的高级媒体分析师保罗德加拉贝迪安(Paul Dergarabedian)表示,现在预测疫情后电影的形式还为时过早,但它可能永远不会回到2019年的高度。“如果我们在北美的票房(2022年)最终达到疫情前水平的70%或80%,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棒的地方,但我们确实需要更多的东西来让这个行业变得更加强大。”他说。

德加拉贝迪安补充说,电影院放映的未来不仅仅取决于人口统计数据:“只要电影好,通过演员阵容和利用怀旧情绪吸引观众也是很棒的办法。”《蜘蛛侠:英雄无归》之所以成功,不仅是因为选角,还因为它真正取悦了观众。“如果,我们不叫他们为特型演员,而称之为灵感演员,那么他们是让人们回到电影院看一部真正好电影的催化剂,那就这样吧。那太棒了。”

在这方面,“返聘”退休老演员退休以提振观众低迷的兴趣充其量只是一个短期解决方案。如果观众将其视为一种绝望的噱头,以挽救一个资金匮乏、创意枯竭的好莱坞,那只会加速衰落。到底是在谈论电影的衰落,还是仅仅是大投资电影的衰落?系列影片现在以牺牲所有其他电影为代价主导着电影市场。2019年,续集类电影的票房占好莱坞电影全球票房的83%。如果他们稍微退后一点,为那些被挤出市场的电影腾出空间,可能意味着一些经验丰富的演员的薪水会减少,但这可能会对电影的未来产生重大的影响。

快资讯:小白养猫必收藏:如何判断、预防和治疗猫瘟?听听凯特猫舍怎么回答

通讯!骗猫主子喝水的骚操作,让猫主子爱上喝水。快收藏起来试试!凯特猫舍亲测yyds!

当前看点!备战 2023:普林斯顿大学、杜克大学、西北大学、达特茅斯学院、范德堡大学、乔治城大学将联合召开线上说明会!注册通道已开放!

【时快讯】老板应酬太多,让招个能喝酒的助理,好不容易招到结果被老板怒斥

今头条!甩开暑期档第二名4.7亿:《侏罗纪世界3》内地票房突破6亿大关

每日观察!网传“唐山暴徒陈继志”哥哥:想受害女生和解,50 万不行,那就 100 万!

要闻速递:XR 教育领域方案提供商格如灵完成数千万元融资,全面布局元宇宙教育

电影《我们的样子像极了爱情》发布首支预告 将于8月4日“七夕情人节”上映

当前信息:一位妈妈自述:15 岁女儿抑郁休学,我和老公的行为,害惨了整个家

Dior首款实物交割数字藏品即将登录合自文创^共同探索可循环的数字原生经济新生态

从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到迈克尔基顿(Michael Keaton),一线明星们都无法抗拒重新塑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