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猛乐队前主唱乔治·迈克尔离世天堂回荡起《无心细语

1985年4月的一天上午,王羽骑着他的那辆二八大杠,吭哧着,赶到了工人体育馆。这位20多岁的年轻人没有去上班,只是为了买一张演唱会的票:票价5元,而王羽在国家单位的工资,一个月50元。

或许从样板戏时代 走出来的王羽只是对初来乍到的西方流行乐感到新鲜,但他并不知道 那场演唱会的时代意义,因为这是中国大陆首次迎来欧美流行乐队的演出。

那支乐队的名字叫做“威猛”,它其中的一位主唱就是乔治·迈克尔。当地时间25日,这位53岁的英国传奇歌手离开了人世。

他现在留给世界的或许是一阵的心碎,但是他曾经留给中国大陆乃至一代年轻人的却是一片天地。“他让我们了解到原来音乐可以如此自由自在地表达!”音乐人常宽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表达自己的缅怀。其实就在那一年的那一天, 常宽也去排队了,只是他与幸运擦肩而过。

乔治·迈克尔生于1963年,是英国希腊裔,他在高中时期和同学安德鲁·维治利成为好友,两人都十分喜爱音乐。高中毕业后,他们失业在家,开始专心于音乐创作。1982年推出一首描述英国青年人失业状况的歌曲《威猛轻敲(Wham Rap)》,得到了唱片公司的合约和公众的注意,随即组成威猛乐队正式出道。他们的歌曲迅速出现在英美两地的流行歌曲排行榜上,其中包括成名作《Last Christmas(去年圣诞)》。1983年他们的首张专辑《异想天开(Fantastic)》一经问世,便夺取了英国音乐排行榜的冠军位置。1984年推出的第二张唱片《使其出名(Make it Big)》更是大受欢迎,其中一首《无心细语(Careless Whisper)》成为流传至今的经典金曲。今年的热门影片《死侍》还用了这首歌作为片尾曲。

威猛乐队中,乔治·迈克尔担任了大部分创作、演唱和演出安排的工作,而安德鲁主要负责演奏,也以其俊美外形成为乐队的颜值担当。

可惜好景不长,经过1984年、1985年的鼎盛时期后,两位好友之间产生了矛盾,导致乐队在1986年便宣告解散。1986年6月,威猛乐队在英国温布利体育场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告别演唱会,并发行了最后一张专辑《来自天堂边缘的音乐(Music From the Edge of Heaven)》。

此后乔治·迈克尔开始单飞发展,依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1988年时他即以个人专辑《Faith(信念)》创下演艺生涯高峰,一举成为英美两地最受欢迎的男歌星。擅长灵魂乐、摇滚乐、福音和舞曲等多种不同曲风的乔治·迈克尔实力过人,多年来把格莱美奖、全美音乐奖、全英音乐奖和MTV音乐录影带奖等欧美乐坛顶级大奖都拿了个遍。直至2014年他还在发表新专辑,还参加过2012年伦敦奥运会闭幕式的表演。

1985年4月,正是威猛乐队如日中天的时期,他们开启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中国之旅,而当时很多国人对这支乐队还一无所知。

著名歌手成方圆则成为第一个和威猛乐队合作的中国歌手,这突如其来的机会让她很长时间内都摸不清头脑。成方圆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详细讲述过当年的情形,1985年她已经进入东方歌舞团,刚刚开始走红。

“有一天我们单位的人找到我说,有个公司想让我翻唱一个乐队的歌。我那时候很年轻也很单纯,觉得既然是单位交给的工作,那我就做。说实话,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找我,可能是因为我经常唱外国歌吧。在那之前,我也根本就没听说过威猛乐队。”后来才得知,那是乐队来华之前,乐队经纪人因为担心他们在中国的知名度不高而遭遇冷场,所以想到请一位中国歌手来进行中文翻唱。通过香港的一家公司,经纪人得知成方圆经常演唱外国歌曲,于是就邀请香港的一位作词人把几首代表作重新填上中文歌词,辗转联系到东方歌舞团,请成方圆进行演唱录制。

“我开始的时候还有点不太愿意录这个唱片,因为我觉得这些歌不适合我,节奏都太快,而且以前我也没唱过结构这么复杂的歌。我只能硬扒带子,硬唱。”那会儿成方圆正在海南拍摄一部电影,每天夜场拍摄完毕,第二天早晨还要在别人休息的时候爬起来练习威猛乐队的歌曲,所以她对这项任务并不是太乐意,也根本想不到自己的翻唱会产生多大的作用。录制好的这盘磁带后来被用作免费发放给每一位买票的观众,这是为了能让中国观众在观看演出时有所共鸣,磁带A面是威猛乐队的原唱,B面就是成方圆的翻唱。在那个人们刚刚开始听到并接受香港流行歌曲的年代里,这些有着电声乐器伴奏、节奏强劲的音乐一度被国人误会为摇滚乐,不过他们也总算借由成方圆的翻唱版本,熟悉了这支在欧美已经红透半边天的乐队。

在北京演唱会之前一周的4月3日,《北京晚报》刊登了“一支名叫威猛的英国乐队将于7天后来华演出”的消息,使从没看过外国乐队演出的普通群众产生了强烈兴趣。

闻讯而来的人们在售票窗口前排起长龙,不少人都是头一晚就赶来排队,甚至不惜在春寒料峭中苦苦守候了一夜。当时的票价是5元钱,已是那时中国人平均半个星期的工资,而且还规定每人限购两张票,但仍然是供不应求,等到了演出当天,黄牛党已把票价炒到了每张25元。著名音乐人常宽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讲道,那一天他在工人体育馆门外排了两个多小时的队,可最后连黄牛票都没抢上,只买到了主办方在门口销售的乐队歌曲磁带。

“虽然没能看到他们的现场,但仍然要感谢威猛乐队给我们打开了前所未有的新天地,他们的音乐、他们的才华、他们的表演方式和那种范儿,都给作为音乐人的我还有当时我们宝贝兄弟乐队的小伙伴陈劲、张卫宁带来了巨大的震撼,让我们了解到原来音乐可以如此自由自在地表达!”常宽认为正是乔治·迈克尔和威猛乐队的这次访华演出,对他们那一代热爱音乐的年轻人造成了深切的影响,使他们从只是简单地喜欢听歌、唱歌走向成长为原创音乐人的道路。受到影响的当然不只是常宽,崔健、郭峰等老一代音乐人当时都是现场观众。郭峰曾激动地表示,“那个场景我永远都忘不了,中国观众全都看傻了。”成方圆也用“完全听傻了”来形容她的感受,“咱们自己以前的演出音响都不敢开到那么大,这回一听到那贝斯和鼓那么大的声音,从生理上就让人激动。”

昨天获悉乔治·迈克尔去世的消息后,常宽在微博中感叹道:“又一位巨星走了。”成方圆在那之后和威猛乐队的两位成员再无联系,不过她对乔治·迈克尔的离去也深感惋惜,表示这实在是乐坛的一个重大损失。已经分开多年的乐队成员、乔治·迈克尔的昔日好友安德鲁·维治利通过推特表达了自己的悲痛心情,称“迈克尔的离世令我感到心碎”。另一位英国著名音乐人埃尔顿·约翰也在Instagram上贴出他与迈克尔的合影旧照并致哀:“我失去了一位亲爱的朋友,一个最善良、最慷慨的灵魂,一位出色的艺术家……”

一早起来,在朋友圈中看到乔治·迈克尔去世的消息,心中掠过一丝惆怅。重新听着他的代表作《Careless Whisper(无心细语)》,思绪回到31年前的那个春天。

1985年4月的一天,偶然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一支名叫“威猛”的英国乐队要来北京演出。出于对西方流行音乐的好奇,售票当天,我凌晨就从城北家中骑车出发,赶往工人体育馆售票处,到那儿时,前面已经排了近千人。一打听,最早的前一天晚上就来了。

记得早晨8点多才开始卖票,票价5元,每人限购两张,每张票附赠一盘演唱盒带。我如愿买到了票,却翘了半天班。

几天后的演出现场,现在想来有些好笑。外国使馆人员和留学生随音乐载歌载舞,而中国观众大多静静地坐着。后来有少数中国观众在音乐的感染下,也情不自禁地站起来随乐摇摆,而动作过大的观众还受到警察的制止。当时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是从没听过的如此震撼剧烈音响,和主唱乔治·迈克尔那穿透轰鸣的鼓乐直冲屋顶的纯净嗓音。后来,那盘随票附赠的盒带我听了很多年,直到1993年在泰国连同walkman被小偷顺走。

再后来,听说当年那场演出完全是由“威猛乐队”的经纪人锲而不舍地促成的。他13次来中国与政府主管部门沟通,最后说服主管部门的理由是:你们虽然引进了很多外资,可许多外国人还不相信你们真的对外开放了,只要我们的乐队在北京演出了,他们就会相信了。

如今看来,当年“威猛乐队”的来访,确是中国对外开放的文化标志之一。乔治·迈克尔后来也成了英国文化的名片,四年前伦敦奥运会的闭幕式上,他的歌再次传遍了世界。(文/王羽)

人民网北京7月24日电(记者胡雪蓉)北京时间24日下午,东京冬奥会女子重剑个人赛半决赛在幕张展览馆B厅打响。中国选手孙一文以12:8战胜俄罗斯奥运队选手穆尔塔扎耶娃,率先晋级决赛。…

7月24日19点30分,人民艺Show携手国家大剧院推出大型原创交响组歌《雨花台——信仰的力量》。 《雨花台——信仰的力量》由王晓岭作词、印青和印倩文作曲,以戏剧化的元素融入交响乐和合唱艺术,通过雨花无名英烈和陵园纪念馆讲解员的跨时空对话,展现了那些为中国革命事业抛头颅洒热血的中国人的崇高精神和年轻一代继承先辈遗志、弘扬传承革命精神的信念。…

1985年4月的一天上午,王羽骑着他的那辆二八大杠,吭哧着,赶到了工人体育馆。这位20多岁的年轻人没有去上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